Nick和啟德正趕路報訊,途上發現被奧柏跟蹤,便使計包抄之。但成功之後,啟德卻要求單挑奧柏,並著Nick繼續趕路。待Nick離開後,就變成啟德對奧柏的決戰。

奧柏形勢本甚劣,現在形勢好轉,當堂成個人鬆晒:「哈哈哈哈!你這傢伙真是笨X,竟敢單挑我?我奧柏就讓你見識一下,『樓按神功』的最高境界!」說罷便擺好架式,準備隨時開戰。

那邊,啟德亦擺好架式,大叫:「求之不得!」然後一躍上前,使出一招『強颱風全文

島上

啟德領天鴿之命,帶著Nick跑往山上。他們的目的地,是要將林先生揮軍來犯一事,告知正在閉關的首領—-山竹。

相比進攻郵輪,通報任務就輕鬆得多。既有主場之利,又不用面對市建部和負資產。而且兩人有『八號風球』之助,跑得快,有速度,超夠快。這種通告的任務,理應毫無難度。

但兩人並不知道,這超易做的工作,竟然會有死亡風險。他們要面對的敵人,將比郵輪上的恐怖十倍。

半山

啟德和Nick跑到半山,步如飛箭。Nick見沿路小屋林立,但人煙卻甚少,便問啟德:「怎麼沿途都不見人的?難全文

颱風派強攻郵艇,勢如破竹。但到駕駛艙前面,卻遇上麻煩的樽頸。

因為等著他們的,是六個負資產戰士:海桃、傲凱、愛海、海峯、豐匯、豐盛。他們能量變為負值,任你力量強橫,進一步減其力量,都只會加大其力量負值,令他們越打越強。如此,眾颱風派手足無措,只能寄望首領—-天鴿會有辦法。

天鴿細察六人後,暗聲說道:「我終於都明白!為何林先生自知實力不及,也夠膽千里迢迢走來,搞我們的地頭了!」

帕卡聞聲大驚,回應:「天鴿兄,連你都這樣說,難道就沒有辦法嗎?全文

天鴿一上郵輪,便擊殺六名高手,颱風派士氣大振。

但他貴為第二把交椅,自然不會在意這些。他的目標,始終都是找出最強者,務求擒賊先擒王。但他掃視四周,卻只見自己人陸續登船,還有被自己嚇傻的高手。這些人都不是他的目標。

「敵將不在這裡,難道……」天鴿望上駕駛室,隱約見到幾條人影站於室內,想必就是他要全文

颱風派大軍突擊,殺個林先生措手不及。船上高手未及震驚,眾戰士已經殺到埋身,陸續登船開拖。

率先登船的是剛才比賽的選手:巨爵、海鷗、洛克和蓮花。著地後,巨爵大喊:「我們再一次比賽,如何?」海鷗問:「如何比?」

洛克掃視四周,只見三被數十高手牢牢包圍,便笑著說:「像剛才一樣,不過純粹鬥遠全文

颱風島

天鴿一招『強颱風拳』,將家奴成件轟散,原件退回郵輪上。論力量,論精準,都堪稱完美示範。是以眾颱風派一見,個個都歡呼拍掌:「好嘢!天鴿好厲害!」

剩下家奴四名手下,又哪能不驚了?他們只一邊腳震,一邊求饒:「等等,諸位大哥,古語不是有云:『兩國相爭,不斬來使』嗎?你們…..」眾颱風派拿不到主意,於是問天鴿:「天鴿兄,這班傢伙應該怎樣處置?」天鴿答:「還用問?當然是送客吧!」

四位手下一聽,以為可執番條命,便不勝大喜:「….得救了!」誰知有人大叫全文

林先生率軍犯境,但郵輪停在颱風島兩公里外,卻是無法再進。

一來郵輪太大,颱風島亦無位可泊;二來大軍個個水土不服,完全不在作戰狀態。固此,最佳戰略還是按兵不動,先搞好船員狀態再說。幸好,進入颱風島範圍後,風勢便減退不少,也許這裡在風眼位置吧。

即使這樣,大軍仍需時間復元,無法立即進攻。這時有一人上前,對林先生說:全文

第四章故事中,Amos、葉佩珊和Agnes為了尋找失蹤的同伴,便毅然踏上旅途。

當中再造人Agnes後天麗質,卻身懷絕技無數,敵人不是死在她的美容絕技,便是臣服於頂級誘惑;Amos和佩珊實力稍遜,但兩人拍拖出擊,合一絕技,威力往往出人意表。是以三人同行,困難重重,依然能一一衝破。強如暴警禿鷹,都要行埋一邊。

不過一男兩女,難免會擦出火花:Agnes崇尚後天努力,佩珊深信內在… 全文

林先生遠望颱風島,心裡不禁泛起種種片段。

他本為清朝太監,在位時頗有權力,武功亦異常高超。惟在決鬥中敗給『鐵拳無敵孫中山』後,便使用龜息大法練功,意圖東山再起。但由於技術失誤,他和幾十具健壯軀體,要等到百幾年後,才被突駒正虎發堀出土。突駒正虎發現他奇蹟地還有生命,於是用醫學使其復活,並在胸口加裝錄音機,使他能錄音播帶,以補其說話能力之缺。

為何要用cassette機?唔好問我。

突駒之矢見林公公實力強橫,又好駛好用,於是全文

Nick神功大成,但天下間哪有免費午餐?天鴿邀其加入颱風派,卻遭暗示要拒絕。二人衝突一觸即發,該如何收拾才好?

啟德這個舊街坊當然識做,立時上前遊說道:「德力,為何不肯加入呢?這裡有英雄好漢,絕世武功,還有我這個二叔,為何……」但Nick還是搖頭:「這我都知道,二叔你對我很好,這裡也是個好地方,但德力也有要守護的地方,而且同伴還不知所終,所以……」

「是這樣嗎?但德力你有否想過,固步自封,死全文